您好,欢迎来到污水处理压滤机网站:一站式带式压滤污泥脱水加药顺序平台

晋江水资源现状如何?每人每年平均用水量是多少?(回转式鼓风机声音总是不正常?)

作者:安尼      发布时间:2021-09-04      浏览量:99666
晋江水资源现状如何?每人每年平均用水量是多少?一、调查背景和实践情况简要介绍 泉州地处中国东南沿海,辖区面积11015平方公里,人口728万,年地表水资源总量约100亿立方米,其中大樟溪属闽江水系,全年平均径流量约24.2亿立方米;九龙

晋江水资源现状如何?每人每年平均用水量是多少?



一、调查背景和实践情况简要介绍 泉州地处中国东南沿海,辖区面积11015平方公里,人口728万,年地表水资源总量约100亿立方米,其中大樟溪属闽江水系,全年平均径流量约24.2亿立方米;九龙江由漳州入海,全年平均径流量约12亿立方米;靠近海岸自流入海的河流数十条,全年平均径流量约10亿立方米;剩下的是晋江,全年平均径流量约54亿立方米。由于大樟溪和九龙江流域处于泉州东北、西北的山区地带,人口稀少,经济较为落后,且全流域不在泉州市内,水资源调配涉及地域利益较为困难;自流入海河流河道多半短小,水资源集中利用率也不高,而作为福建省独流入海第三大河流的晋江全流域都在泉州市境内,便于实施水资源统一调配和利用,就成为了泉州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口(另外还有近三百万外来人口)和百分之八十以上经济产值以及下游生态和环境供水的主要来源,是泉州赖以生存和发展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是这条母亲河在泉州日益发展的经济、飞速增加的人口和越来越多的污染面前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近年来出现了很多问题,新闻媒体的报道连绵不断,许多报道让人触目惊心。那么晋江流域的水资源现状到底如何,情况有多严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面对这种危机应该如何应对。实地调查大致分成两个阶段,7月10号到19号是第一阶段。调查队主要在晋江下游的经济活动中心地带调查,依次调查了泉州市区——晋江市区——晋江陈埭镇——石狮市区——石狮宝盖镇——晋江池店镇。在这期间我们主要以沿街居民访谈、进行问卷调查、发放水资源保护宣传单、实地考察城市内沟河、市郊自然河流和到有关部门座谈了解情况为主要活动内容,共发放了9000份宣传材料,进行了1100多份问卷调查,走访了泉州市环保局、宝洲污水处理厂,泉州晚报、泉州市水利局、晋江市环保局、池店镇人民政府、陈埭镇第二自来水厂等多个单位,通过座谈和访问对政府各个部门的有关工作有了一定的了解,获得了关于泉州水资源状况和保护的许多材料。 7月19号到25号是调查活动的第二个阶段,调查队从晋江入海口出发,开始徒步对晋江进行考察,经南安丰州镇和泉州金鸡拦河闸到达双溪口,在这里分成两个小组,分别沿东溪、西溪上溯到源头。这个阶段主要目的是观察从下游到上游水质的变化情况,了解沿途乡镇和村庄居民对于晋江水资源的看法,并走访了泉州金鸡拦河闸管理处、山美水库管理处、亿利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南安联新纸业有限公司、南安侨声轴承厂、永春呈祥乡雪山岩管理处和锦斗镇云路村村委会。这段时间调查队白天走路,到了住宿的旅舍后,晚上继续上街进行问卷调查和环保宣传,共发放1000份宣传材料,进行了150多份问卷调查,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对于晋江流域上游地区的情况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在实地调查中,我们接触到有关水资源各个方面的情况,亲口品尝了从下游到上游的自来水、井水、溪水、泉水,对政府部门的工作和民众的态度和认识都有了理解。实地调查结束后,九月份我们又在学校发放了300份调查问卷,进行了大学生群体的问卷调查,然后整理实地调查的材料,分析调查问卷,结合有关理论模型和生态学说,慢慢形成了我们对于晋江流域水资源问题的认识和看法。 二、调查获得的主要结论 (一)现代化进程与晋江流域水资源危机的产生 调查接触到的事实和获得的数据表明泉州晋江流域面临着较为严重的水资源危机。首先是资源性缺水。在调查中蟳蜅村的村民告诉我们,“晋江的水量变小了,以前这里的江面很宽,现在窄了有1公里,水位也下降很多,大概有2米。以前会发洪水,现在已经有十几年没有看到大水的样子了。”金鸡拦河闸管理处的管理人员也告诉我们,除了已有的南高干渠和北高干渠以外,南安沿海三镇、惠安、泉港和石狮市都想从这里直接搞管道引水,现有的水资源调配计划面临重大困难,如果不增加新的水源,按照目前用水量增加的速度,以正常年份计算,到2010年,晋江下游缺水估计将达到4亿立方米,2020年将达到10亿立方米。还有水质性缺水。在晋江下游的晋江市和石狮市,五天的时间里,我们对城市内沟河以及所调查乡镇地图上标注的河流进行了实地观察,面对这些在长满了水葫芦的河道中缓缓流动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色、褐色或红色的粘稠液体,不需要用任何分析仪器都可以判断出来,这些河沟中的水已经完全失去了使用价值。晋江市区是这样,陈埭镇是这样,石狮市区如此,宝盖镇、池店镇也是如此。但是问题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在处理调查期间所做的一千多份调查问卷时,我们发现了和调查中我们的印象有一定矛盾的方面。在对“您觉得泉州缺水吗?”这一题的回答中,认为非常缺乏和比较缺乏分别是10.6%和48.9%,而认为应该不缺吧和水很充足也有34.1%和6.3%;在对“您认为泉州的水污染严重吗?”的回答中,认为严重,已经影响了自己的生活的有29.1%,认为比较严重,但还在可控制的范围内有53.0%,认为不要紧,水还挺干净 占8.5%,不太清楚,无所谓的有9.5%;在“对于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间的矛盾,您认为现在应该更重视哪个方面”的看法中,认为应该更重视经济的占2.4%,认为应该更重视环境的是30.0%,认为两者都要重视的是66.4%,还有1.3%的受调查民众认为无所谓。也就是说在一千多名接受调查的公众中,认为泉州非常缺水的只有一成,而觉得不缺水和很充足的占了四成多;认为泉州水污染严重已经影响了自己生活的有接近三成,但是超过一半的人认为泉州的污染只是比较严重,但还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至于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的矛盾,只有三成的民众认为保护环境更重要,接近七成的民众都主张两者都要重视。如果这个调查算是一次民意测验的话,那么可以表明,多数民众对于环境和水污染的看法应该是需要注意但还可以忍受,发展经济的任务不能放下。再时髦一点,如果现在举行一次关于环境保护和水资源治理的公投的话,根据调查所得到的结果,我们有理由认为大声疾呼主张更多的保护环境的观点将不会被通过,而审慎稳重主张协调发展的主张将会成为公众的选择。只看到环境的污染和水资源的危机是片面的,只想获得经济发展的结果却不愿意承担资源环境条件下降的代价是不可能的。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当代资源环境理论针对以前过分关注资源耗竭、污染控制、环境保护等微观问题的不足指出,在宏观上经济发展的过程依赖于资源环境,经济活动必然产生资源环境成本。 1970年代以来经济学家也发现,一国的环境污染程度也随收入的增长呈现出先升后降的倒U型曲线,这条曲线被称为环境库兹涅茨曲线。根据这一观点我们认识到,一国的现代化总是会经历两个阶段,可以分别称之为低级现代化和高级现代化。在现代化的第一个阶段,也即初级现代化阶段,人们主要看重的是物质财富的增长,发展的主要内容是工业经济,技术水平不会很高,国家和政府的战略中心是经济增长;而到了现代化的第二个阶段,也就是高级阶段,人们在物质供应高度丰富的基础上开始越来越关注服务与心理,注意生活品质和周围环境的提高,这一阶段发展的主要支撑不再是工业,而是信息服务业,工业的技术水平也大为提高,政府的中心任务是提供让人满意的公共服务。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察,这一社会发展的宏观表现也和个体心理的需要发展有着一定的对应关系。按照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的理论,人们的心理需要是按照从低到高的层次不断发展的,较低的层次是偏向物质的,较高的层次是偏向精神的,只有首先满足了较低层次的需要才会产生新的较高层次的需要。社会现代化的过程也是不断实现和满足人们的心理需要的过程,从一般的意义上来说,首先需要得到重视的是人们热切的物质需要,然后才是人们对生活品质和周围环境的越来越高的讲究。中国的国情既具有资源承载力不高,环境比较脆弱的特点,但同时也具有人口众多,人口文化素质普遍不高的前提,中国人实现现代化的愿望希望过上好生活的想法和其他国家一样,在这样的现实约束条件下实现现代化,几十年来主要是依靠我们的农民和产业工人提供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依靠白手起家从小作坊开始创业的企业家来进行产业革新,出现一定的环境污染,出现水资源的危机是必然的。不认识到这一点,过分苛求我们的过去;不看到过去的种种情况,对目前的环境污染作出过分的反应,是不符合历史的。 (二)现代化进程与晋江水资源危机的治理 从晋江水资源危机的产生来看,这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痛苦结果,也是泉州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经阶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样的危机和晋江水资源的污染就应该永远如此,就应该继续恶化,就既不需要也没有可能解决。同样是根据环境库兹涅茨曲线,我们知道,环境污染程度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随着现代化程度的推进,不会一直上升,在达到一定的程度后会开始下降,而且一直下降,逐渐恢复到较好的环境水平。在晋江流域水资源现状调查的实践阶段,我们就体会到了这个转折,感受到人们观念的进步和经济生产方式的变化。例如在被问到“您愿意参加环保活动吗”这个问题时,参加调查的公众有27.4%回答很乐意,高达60%的人回答愿意,只有12%回答不愿意或无所谓;对“您在生活中有节约用水的习惯吗”这一问题,在参加调查的公众中超过八成的人回答有节约用水的习惯,只有不到两成的人回答没有或没想过。经过这几年经济的发展和对环境的认识,应该说公众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不少人已经开始付诸行动,环境改善和水资源保护的民意基础已经逐渐具备。再从经济产业结构上来看,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泉州市经济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实现了由"一、二、三"向"二、三、一"的大跨越。2001年泉州市一、二、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分别为7.4:52.7:39.9,根据国际上发达国家工业化发展过程,工业化初始阶段三次产业增加值比例为35:35:30,即二产与一产比值约为1。工业化高级阶段三次产业比例为4:35:61,即二产与一产比值高于8。二产与一产比例越高,表明工业化程度越高。至2001年泉州市二产与一产比值为7.1,从产业结构看,泉州市已进入工业化中期向工业化后期过渡。另外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资本也越来越多,这些社会资本如果引导得法,完全可以参与到环保事业中来。这次调查我们听到较多的一个词是BOT(建设—运营—移交),这种以社会资本投资公益事业建设,在运营一定时间收回成本获得一定利润后再移交给政府的模式,对于调动社会各种力量参与环境保护,充分运用市场化的方式解决短期内投入不足的问题,有很大的作用。日处理污水15万吨的宝洲污水处理厂是这种模式,晋江上游建设的几个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处理厂也是这样,在地方政府未来环保规划中BOT也是优先考虑的方式。没有经济发展的基础,没有社会资本的大量积累,BOT模式是谈不到的。 15天实地调查的感受让我们认识到,今天泉州水资源危机的出现是工业化发展的一个结果,但是二十多年工业化发展也为改变这种情况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条件和可能。随着泉州经济社会发展的继续深入和提高,我们看到水资源危机的解决已经慢慢出现了一些曙光,已经具备了一些可能,虽然现在治理和改善的力量还不够,还很微弱,但是前景很明朗,这是现代化进程的又一个关键时期,是社会发展的第二次转型,能否认识到并且推动这个转型,完成经济发展模式和人们生活观念的改变是水资源危机解决的关键。 (三)建设现代政府是水资源危机治理的关键所在 现代社会进程中水资源危机的治理需要的是一个现代政府,能否建立一个这样的现代政府,既决定着现代社会的发展能不能继续前进,也决定着严重的环境和水资源危机能否得到迅速、有效的治理。这样的政府应该从三个方面来进行界定:首先是政府应具有什么样的职能,政府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该管的要管,不该政府管理,不需要政府介入的政府不能错位。其次是政府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能,通过什么手段来实现管理。第三是政府应该在社会、媒体和公众的监督下履行职能,不能拥有超过法律和民意的权力。 15天晋江流域水资源现状的调查,让我们深深的认识到水资源问题的复杂和解决这个问题的艰巨性。虽然从整体来讲,泉州已经迈入了工业化早期向工业化后期的门槛,社会经济和产业结构开始转型,但是具体到一个一个的县市和乡镇,情况又不一样。对于山区和落后地方的很多民众和政府来讲,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任务还是发展经济,提高生活水平,这就是我们沿途看到的那些招商引资园区建设的巨幅广告牌所透露的信息。那么,如何满足他们的愿望促进他们的经济发展又注意水资源的保护,这需要政府有综合的考虑和计划。水资源问题又是全流域、全时段、全方位的综合问题,在这个问题中,有上游和下游,经济发展和水源保护,企业和民众,企业和企业,工业、农业和居民生活、环境生态用水,技术手段和法律手段,统一规划与具体措施等种种互相联系互相制约的复杂关系,能不能处理好这些关系就检验了我们是否拥有一个现代政府。客观地讲,调查中我们感受到各级政府和各个部门的确做了大量的工作,在保护水环境,治理水污染,确保泉州生产发展和居民生活的用水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相对于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的要求,相对于日益严峻的水资源形势,政府的工作还有很多局限和不足,还不能让公众满意。以调查问卷的统计结果为例,在“您认为政府的有关部门关于水的管理和服务工作做得怎么样?”一题中,接受调查的791名公众回答“很糟糕,工作不到位”的有14.3%,回答“很好,让人满意”的只有1.8%,回答“还可以,能提供基本需要”的占35.4%,回答“不太好,有很多问题没人管”的占43.3%,回答“很难说,政府有政府的难处”的占5.2%;这表明有近六成的公众对政府的管理和服务工作不满意。在回答“如果您不准备举报水污染事件,是因为:”一题中,接受调查的791人有63.1%的人回答“觉得举报了没什么用”,这些数据一方面是部分公众对自己举报了没有什么用的生活经验的总结,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存在于公众中的对政府的不信任感。 (四)广泛的公众参与是水资源危机治理的重要保障 现代政府是进行环境保护和治理,解决水资源危机的不可缺少的主体,但是却不是唯一的主体。在现代社会的水资源危机中,最感到焦急,和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首先不是政府,而是公众。对于公众来说,水资源的危机不是一个远在天边的纯粹话语,也不是理论家口中的模型基础,而是生命、健康和财产,是和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与幸福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最重要的事情。实地调查中,我们经常被调查地区民众的热情所感动,被他们饱受水污染之苦的痛苦和愤懑所震惊。晋江青阳镇高霞村的村民,在看到我们的旗帜,了解到我们的调查目的后,主动提出要帮助我们,几位摩托载客的师傅更是免费载着我们去看周围的污水沟和排污管道。经过南安洪濑镇厝头村的时候,我们在一户人家休息,并借此机会了解村里的用水情况,主人认真的向我们介绍村里有1000多人,没有企业,经济不发展,都很穷,村民吃水是集资从山里引的山泉水,水很甜,水量也比较充足。但是现在山里的树没有人管,都快被砍光了,以前有很多合抱的大树,现在都没有了。谈起这些,主人的忧虑之情溢于言表,并提出要带我们到山里去实地调查。南安码头镇南冬村的村民,在了解到我们的调查目的后,拉着我们说个不停,告诉我们现在对面的河流很脏,没办法洗澡,甚至洗衣服都不行,这样一家用水全部要靠山泉水,就不够用,冬天经常断水,很艰难。对于河流污染的原因,他们很了解,非常细致的告诉我们是那些企业造成了河流的污染,并一一指点这些污染企业的所在地和在深夜偷偷排污的情况。目前公众参与的条件还不成熟,公众的意识正处在萌生阶段,有关公众参与的体制和机制也不健全,因此更需要认清形势,把握社会进步的潮流和趋势,推动社会进步,在此基础上解决包括水资源危机在内的环境、公共事件危机。这需要政府的主导,需要政府的大力作为,需要建立政府和民众之间双向良性互动的新型关系,共同应当越来越严重的水资源危机。这个政府与公众双向良性互动的新型关系,首先需要政府与公众的互相信任,公众对政府愿意并能够履行基本职能表示相信,政府相信公众参与的动机,双方都需要告别传统时期官民关系的阴影,走出对于政权变革的担心或警惕。政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自己在履行公共职能方面的诚意和作用,并能够听取公众对工作中缺陷和不足的批评,公众能够理解政府工作的困难,尽量通过合法的渠道理性的表达自己的诉求,不过激,不诉诸非理性行为。在这样的基础上,政府首先应该帮助公众客观、理性、务实的判断公共政策问题,通过学校教育、媒体宣传、政策宣讲等多种手段公开有关公共问题的性质、内容、现状和问题,同时重视自身的观念和结构调整,鼓励各个利益主体从各个方面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逐步引导公众参与公共事务,为公众自由、平等、有序的参与公共决策提供制度上和条件上的保证,实现最大程度的社会公平和正义,真正有效的解决复杂的水资源问题。这一双向良性互动的新型关系对于公众而言,主要体现在当政府提出了与公众信念和利益相一致的方案时以合作的态度理性的参与决策和监督,在参与过程中也不断锻炼不断提高,不提出超越现实条件和可能的要求,以此激励政府在更大的程度上进行开放,从而实现公共问题的顺利解决。


回转式鼓风机声音总是不正常?


你好!

回转鼓风机需注意平时保养,重点是不能缺油。由于其叶轮与气室侧壁为接触式工作,所以一出现少油或缺油的情况,就会出现干磨擦,这样就会出现噪音异常了。维修需要返厂重新机加工刮片和气缸,所以这是产品构造特点。因而选择回转式鼓风机的用户一定要加强维护。结构如图:

如果为了改善使用感受,可选用鲁式鼓风机(罗茨鼓风机),减少故障率,减轻人员维护工作量,选用较好品质的品牌,同样可以达到降低噪音的效果,由于风机无接触压缩,空气更纯净,就算到年限更换轴承,也无需返厂上机床加工,减少用户麻烦。原理如图:

成功案例:福建省石狮市南洋供股份有限公司,回转式鼓风机更换钜虹鲁氏鼓风机。


界首市污水处理厂是正在运行吗?


厂址在连阁往北,大吕庄后面就是了。好像天天都有处理过的水从污水处理厂流出来,流进一条河里,但具体的处理污水的吨数就不知道了。

服装厂石狮很多,

是的


环境污染给福建石狮水头村的禽类和养殖及农业带来了什么影响?


就金鸡沟在石狮市的流经区域而言,污染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据调查,水头村等沿海滩涂的养殖业被严重破坏,种苗死亡率逐年上升,成品质量骤降;沿沟渠两岸依靠沟水灌溉的农粮果蔬产量下降2535品质也下降很多,“本地米”、“本地菜”原是沟两岸群众的食用首选,现在不得不忍痛割舍;农民主要经济收入之一的畜、禽养殖也因水质受到严重影响,禽类的成活率与产蛋率分别下降3040而更让人忧虑的是,金鸡沟水质的严重污染及沿岸土壤恶化和生态环境的破坏,已严重危及群众的身体健康
严峻的现状,深重的危害,群众的呼声,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市政协宝盖活动组在吴组长的带领下,多次深入雪上、玉浦等沟段现场查看,向沿途群众了解情况。经过多次的视察调研和集中讨论,他们对治理金鸡沟污染提出了初步的建议:把金鸡沟治理污染列入市“创建环保模范城市”计划进行综合治理,将现正进行的沟岸砌石工程,拓展至石狮流域全段;切断污染源,晋江市区、石狮市区的生活污水,应分别建设集中处理厂,处理后再排放;两岸的企业要进行环保评估,坚决关停那些效益低、污染重的厂家,其余则要建设污水处理设备,做到“不达标不排放”、“不达标不开工”;彻底清理沟岸、沟床的污泥、杂草、水葫芦、垃圾等,对沟岸进行全程硬化;倡导沿沟村居与企业厂家的文明卫生风气,不再把金鸡沟当成“藏污纳垢”的场所,不再让金鸡沟污染雪上加霜;建立对金鸡沟环保工作的动态全程管理机制,加强巡查、监管,发现一处查一处,以保证“沟通水清”。